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小说:红朝毁灭记(18)王书记发现江的秘密(图)
    (圣子 , 大纪元, 12/16/2017)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十

    江泽民听了王奇山说明来意后,笑了:“法轮功学员说的一点也没错,我是妖怪,江泽民因为太坏,迫害佛法,他的灵魂在1999年前就被打入地狱形神全灭了,我是占有了他的肉体,来毁掉人类的。在我有生之年,你们不能再查我的人,特别是曾庆红,我死了之 后,你们怎么查都可以,如果我还活着,你们抓我或再抓我的人,我就要引爆黄海的核武。”

    王奇山吓了一大跳,说:“江主席,你开玩笑了,我只是来说那些炼法轮功的自不量力,想听听你的意见,如果你身体不舒服,我这就不打扰了。”

    说着,王奇山退出,急回习办,见到习进平,王奇山擦了一下汗,对习进平说:“进平同志,江泽民是妖怪。”

    习进平笑了:“奇山同志,你跟我开起玩笑来了?你说江泽民血腥对待国内百姓是很不人道,怎么妖怪也出来了。”

    王奇山紧张地说:“这是真的,我对天发誓,我前晚梦到杨上昆和赵子阳托梦了,而且江泽民自己也说了。”

    习进平说:“一派胡言,妖怪是怎么样的?我长这么大了从来还没见过妖怪,你抓个妖怪给我看看?”

    王奇山便把厨师和鸡蛋的事,还有江泽民自己的话说了一遍。

    习进平又笑:“凭这些事你也相信,再说天下有谁会说自己是妖怪呢?”

    王奇山争辩道:“凡是妖怪是看不到摸不着的,但是内心险恶,阴谋害人,威胁恐怖杀人就是妖怪。”

    习进平说:“这至多说明一个人品质差,倒也是,锦滔同志说把核武钥匙全交给了我,但当年,江还有黄海的一个核武的钥匙没交给锦滔,这个核武埋在靠近朝鲜的海底,当年是江秘密扶持朝鲜开发的,一半核密码由朝鲜掌握,因此没人知道,这事还得跟锦滔同志去商量一下。”

    王奇山还不服地说:“可是,现在江泽民……”习进平把一本书扔在桌上,板着脸说:“他毕竟是前任党和国家领导,你要尊重他,不要讲大逆不道的话。”说完, 他叹了口气,脸色稍微缓和地说:“你去组织一个国土安全会议,邀请锦滔同志和江来参加。”

    王奇山还要说:“那鸡蛋要不拿来你看……”

    习进平不耐烦地挥挥手,说:“我不想再听胡言乱语,你快去组织吧。”

    王奇山只得强作服从:“是”,不甘心地走了,心想:“唉,人啊,事情没显像时总是不相信,等到后果出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这真是人的缺陷啊。”

    王奇山出去通知了胡锦滔秘书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又叫秘书通知了在京的部分委员。他左思右想,对通知江泽民一直犹豫,他想:“中央一切祸乱,国家多灾多难、百姓多苦多忧,总祸根就在于江泽民,只有杀了这个蛤蟆精,中央政治才会正常;共党才会顺利接班、继续生存,国家才会太平,要不我去杀了他,说他跌倒自杀……”他越想越气恨,便口袋里藏了匕首,决定去杀了江。

    他来到江的住所。不料,江的秘书说:“王书记,江老已去大会堂怀仁厅开安全会去了。”

    王悻悻地来到怀仁厅,见该到的人都到了,习的右边不远处是胡,左边不远处是江,其间夹杂着中央政治局常委、其他委员和国安委成员,还有一些委员及秘书等,习正在讲话:“现在国内政治安全、经济安全、国土安全、社会安全、网络安全面临极大挑战,地方大佬要尽责遏制重特大事故发生,这取决于中央的关键少数是否以作表率,比如一些职责分清的制度建设……”习正要以核武掌控权和落实问题为例批评有些人干涉政权、希望交出核武钥匙时,坐在不远处的江泽民放了一 串重重的屁。

    这个屁,不是一般的屁,却成了压倒中共的一根稻草。

    (未完待续)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