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一篇令人久久不能平静的小故事(图)
    (5/08/2017)



    在纽约开出租车,充满许多有趣或奇怪的经验。(圖片來源:pixabay)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在纽约这种大城市开出租车,肯定充满许多有趣或奇怪的经验。出租车将乘客从这个地方载到那个地方,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各式各样的要求。

    一名纽约的出租车司机,某日就接到一通奇怪的乘客叫车,这次的经验让他印象深刻,感慨许久,于是在网络上匿名分享这个经验。

    我接到电话,要前往一个地址载客。到达地点后,我按了按喇叭,但没有人出来。我打了电话,但电话没有通,我开始有点不耐烦。

    这是我下午准备接的最后一单,很快就要到休息时间了。我几乎已经放弃、准备直接开走。但最后想了想,还是留了下来。

    我等了一会,下车按了门铃。不久后,我听到一个苍老、虚弱的声音说:“请等一下。”

    我在门口等了一阵,大门才慢慢打开。我看见一个娇小的老太太站在那里,我猜她至少90岁了。她手上拿着一个小行李箱。

    我向内瞄了一眼,惊讶地发现公寓内的景象。那里看起来简直像没人居住,所有家具都盖上了布,四面墙光秃秃的,没有时钟、没有装饰、没有照片或画,什么都没有。

    我只看到角落堆了一个箱子,里面都是老照片和纪念品。

    “年轻人,可以麻烦你帮我把行李箱拿上车吗?”老太太说。

    我将行李放进后车厢后,然后回来扶着她的手臂,带她慢慢下楼走向车子。她感谢我的帮忙。

    “应该的。”我说,“我对乘客都像对我自己的妈妈一样。”

    老太太笑了,“噢,你真的很好。”

    她坐进车内,给了我一张地址,并要求我不要走市中心的路。

    “但那样我们会一直绕道。”我向她说。

    “没关系,我不赶时间。”她回答,“我要去的是安宁疗养院。”

    她的话让我有些吃惊。

    “安宁疗养院不就是老人等死的地方吗?”我心里想。

    “我没什么亲人。”老太太继续说,“医生说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那一瞬间,我决定关上里程表。“所以我应该怎么走?”我问道。

    结果,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们都在城市近郊穿梭。

    在车上,她指给我看她曾做过柜台的饭店。我们经过许多不同的地方,她和丈夫早年住过的房子,还有一个她年轻时曾去的舞厅。经过某些街道时,她也会请我开慢点,好奇地从窗户内张望,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们几乎绕了整个下午和傍晚,直到老太太终于说:“我累了,我们前往目的地吧。”在开往疗养院的路上,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

    安宁疗养院比我想象的还小。抵达后,有两名护士出来迎接我们。她们拿来一张轮椅,我则搬着老太太的行李。“这趟车总共多少钱?”她一边问,一边翻找着手提包。

    “不用钱。”我回答。“但你也要养家。”老太太说。“还会有其他乘客的。”我笑着对她说。

    我几乎来不及思考,就给了她一个拥抱。她紧紧抱住我,“你让一个人生几乎走到最后几步路的老人,感到十分幸福,谢谢你。”她红着眼眶说道。

    我和她握了手道别。回程路上,我发现自己在市中心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也提不起载客的精神。我一直思考,如果当初我没等到她?如果那时我找不到人,就直接开走了,她该怎么办?

    现在当我回想起那一天,我仍然相信我做了重要且正确的决定。

    我们的生活中,总是不停地被忙碌轰炸。我们得做更“重要”的事,更快、更有效率。

    但这位老太太,让我真正体认到了那安静、有意义的片刻。同时也让我感伤,人生最后旅程的那种孤独和怅然。

    我们都必须花时间与自己相处,享受我们的人生。我们都应该在急忙按喇叭前,更有耐心地等待。然后,或许我们才会看到,真正重要的事情。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