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毛骨悚然”国企巨贪自述夺权和贪腐黑幕(图)
    (大纪元, 3/30/2017)



    一名在狱中的“国企巨贪”自述在国企中如何采用阴损的手段操弄人事、夺取实权及其贪腐奢靡的内幕。(AFP/Getty Images)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怎么独裁,你要会弄。”一名在狱中的“国企巨贪”自述在国企中如何采用阴损的手段操弄人事、夺取实权及其贪腐奢靡的内幕。他解剖了自己在权力巅峰时的癫狂,以“毛骨悚然”来形容国企高管的腐败。

    据大陆媒体报导,该“国企巨贪”在狱中接受一名作家访谈时,自述其如何从“被赋闲”的副总裁、“光杆司令”,一步步盘弄人事并攀爬至权力的巅峰,担任了集团“一把手”,如何盘弄人事、独揽大权,组建了自己的“私家军”,过着糜烂生活的过程。

    “国企巨贪”20世纪90年代后期转业到地方,并很快被派到一家国有独资企业集团,担任党委委员、副总裁职务。

    “国企巨贪”刚到任后,相当长一段时间被赋闲,只能袖手旁观。集团“一把手”不给他该有的权力。

    不久,“一把手”退休,他顺利接班,成为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他在头两年,几乎放下了所有的业务,专门盘弄人事。首要解决的是权力问题,要达到理想中的“一把手”的权威目标。

    “国企巨贪”自述:怎么独裁,你要会弄。对上对下,搞好舆论,炮制说法。为了堵住那些说我独揽大权人的臭嘴,我在上任“一把手”的头两年里,颁布了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我把这些制度,广泛散布。

    “国企巨贪”自述:任董事长后,开始从干部人事问题入手,在集团内逐渐形成了个人力量“一面倒”,我的人占绝对优势,集团内部失去了制衡。“在我任上的最后三年,我的确攀到了权力的巅峰,个人精神状态,也是无比癫狂的。”当时,该国企每年盈利突破10个亿。

    “我的生活,真的过得不太正常,有时很糜烂”,“胆子放开之后,几万、几十万、几百万,人家敢送,我就敢收”。

    2011年过年期间,在广州花园酒店一次饭局上,经人介绍,“国企巨贪”与广州一家民营房地产老板黄某相识。黄某身家超100亿元(人民币,下同)。

    2011年下半年,“国企巨贪”将公司下属的一家数码科技城项目介绍给黄某,在尚未招标的情况下,就与黄某的公司签订了意向合同。

    黄某在饭局上对“国企巨贪”说,我干脆一次性给你1500万元,分三次给,“国企巨贪”未拒绝,当场约定在东莞交易……

    “国企巨贪”解剖自己:从1999年到退休,十四五年,久居要职,形成了自己的小圈子、小群体。在同一个单位担任副职几年后,又担任主要领导职务长达十余年。国有企业,显然是腐败的地雷密集地。让个人管公家的人、财、物,而且还一把抓,一个人一支笔,这事儿想想都可怕,毛骨悚然啊。

    大陆国企腐败是老话题。中石油、中石化、中移动以及民航业等诸多大型国有企业,近年来均深陷腐败泥潭。国企腐败案件其案发之频、案值之巨、危害之深、影响之广,令人震惊。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