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小说:江泽民下场(12)大结局(图)
    (王浙, 大纪元 , 12/11/2016)



    万千闪电同时击在江泽民身上,它整个身躯全被雷火消灭殆尽,未留一点残余。(AFP)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说明:本文不是纪实文学作品,而是小说,内容虚构,读者请勿作史实。)

    这场灾难是全世界性的。先是从一个叫卜福的小镇开始的,先是一个小孩感染了禽流感,后来扩大成全国范围的一场瘟疫。这场瘟疫来势凶猛,正如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约翰等人对古欧洲瘟疫的描述,其惨烈程度远超古罗马尼禄迫害基督徒引发的历史上的欧州大瘟疫(此处引用《圣徒记》等书上的描述):

    “在有些人的身上,它是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地从人群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发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有的瘟疫感染者尚能苟延残喘几天,而有的病人则在发病后几分钟内死去。有些人感染了一两次又康复了,但是等待他们的,不过是第三次感染以及随之而来的死亡而已。

    “四处的房子,大也好、小也罢,漂亮也好、舒适也罢,全都在刹那间变作了居住者的坟墓。而房子中的仆人们和主人们,躺在他们的卧室里面,同时都在自己的虚弱之外突然觉出了死亡的气息。

    “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下都有倒毙街头、令所有观者都恐怖与震惊的‘范例’。他们腹部肿胀,张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他们的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著。尸体叠著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或者教堂里腐烂。在海上的薄雾里,有的船只因其船员遭到了上帝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一天又一天,人们叩击著坟墓的大门。如果夜晚来临,我们就会想,死亡定会在夜间来攫取我们的性命;若黎明降临,我们又会整日面对坟墓之门。一天有5000到7000人,甚至是多达12000人到l6000人离开了这个世界。由于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政府官员们就站在港口、十字路口以及城门处清点着死亡人数。

    “这样,君士坦丁堡人濒临了灭绝的边缘,只有少数幸存者。如果仅仅考虑那些死在街头的人——若有人希望我们能够说出实际上曾经统计过的具体的死亡数字——有超过30万人在街头毙命。那些负责清点死亡人数的官员统计至23万人后,发现死亡人数简直难以计数,所以不再清点。从那以后,尸体就不经清点,直接拉出城去了。

    “当局很快就找不到足够的埋葬地了。由于既没有担架也没有掘墓人,尸体只好被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

    “从各方面来说,所有的一切都被归于零、被摧毁掉了,转而只剩葬礼上的哀伤。整座城市就如消亡一般停滞,因此,城市的食物供应也中断了。

    “在墓地用完之后,死者被葬在海中。大量的尸体被送到海滩上。在海滩上,船只装满尸体。在每一次航行当中,所有的尸体都被推进海里,然后,船只再返回海滩装运其它的尸体。站在海滩上,可以看到担架与担架之间可谓摩肩接踵,先装运两三具尸体,运到海滩上,然后又回来装运其它尸体。其他人则使用木板和棍子运送尸体并把它们一具叠一具地堆起来。有些尸体由于已经腐烂,同席子黏在了一起,所以人们用棍子将尸体运到海滩上,再把这些流着脓水的尸体扔在海滩上。

    “成千上万具尸体堆满了整个海滩,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脓水则流入海中。虽然所有船只穿梭往来,不停地向海中倾倒装载的‘可怕货物’,但是,要清理完所有死尸仍然是不可能的。因此,查士丁尼皇帝决定采取一种新的处理尸体的办法——修建巨大的坟墓,每一个坟墓可容纳7万具尸体。

    “人们往坑里运送并翻转尸体,像堆干草一样将尸体一层层地压紧。一部分人站在深渊般的大坑底部,另外一些人则站在大坑边上,后者把尸体如投石机投掷石块一样扔入坑内,坑底的人则抓住尸体并按交替相错的方向将它们一排排地叠起来。由于缺少足够的空间,所以,男人和女人、年轻人和孩子都被挤在了一起,就像腐烂的葡萄一般被许多只脚践踏。接着,从上面又扔下来许多尸体,这些贵族男女、老年男女、年轻男女以及小孩儿和婴儿的尸体就这样被摔了下来。”

    有些亲人由于受痛苦打击,抱着染病的亲人想一起死,但是死神似乎不愿接受,他们就是不会感染。查看所有那些得瘟疫的人,主要是江派及被江派利用的坏人,跟随中共的死硬分子,还有就是被江派蒙骗、失去人的正义良知、助纣为虐的人。

    而同时,世界上清算江泽民小组和国际调查小组已完成了所有审判江泽民的程序,并开始进入中国大陆进行准备控告工作。由于中国大陆的格局大变,世界正义潮流的影响下,使习近平班子和李克强班子在2017年的十九大上,不得不考虑逮捕江泽民,解体共产党,取消七常委制,代之以总统制。

    于是,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江绵康都被抓了。这两人被查出来的私吞山东鲁能集团、垄断互联网产业、全国各地圈地等等贪污资产千亿。

    中国大陆一片安静。

    2017年后

    江泽民儿子一被抓,江泽民当然要狂跳,可惜已90岁的他,全身是病,而且几年前得了一种怪病,时常处于意识迷离状态,病发作时全身不会动,连说话都停止,呼吸靠机器。儿子被抓,他一激动,人就背过去了,全身痉挛,倒在地上。吓得身边的人手足无措。但是大家都已看清了形势,也没人愿意像以前一样去管他,便打了电话叫医生过来。医生来时,江泽民已不会说话,只是口吐白沫,可是他内心很清楚,他的处境太危险。医生只好按部就班地给他插上呼吸管子,拍了一下他蹬著的腿,命令他别动。一行泪水流下来,江泽民知道,身边的人也正在背叛他。

    由于世界正义力量的要求,习近平宣布,逮捕病入死亡状态的江泽民,又命令医生全力抢救,不能让它死去。全国有一大半的人都要江泽民赔偿,找他算账。

    张德江、刘云山等人企图反叛暴乱,习近平不得不解掉了他们的权力,宣布共产党解体,改国号叫中华联邦,实行总统制。张德江、刘云山等人企图逃窜,可是全国到处有人要控告他们,国外也是没有一个国家欢迎他们,都要抓他们。他们只好自杀了,陪刘云山自杀的还有江泽民的情妇陈至立 。

    人们公开在广场上播放《九评》和《解体党文化》,极度愤恨自己被邪共骗了大半生,后悔自己以前的言行,后悔没有早点做出正确的选择,为自己被中共欺骗下所做的事感到羞耻和悔恨,又为自己最终能有正确的选择而感到庆幸,纷纷痛骂共产党并要求彻底清除共党的任何痕迹。

    江泽民的结局正如《江泽民其人》一书所说。当时全国很多人都赶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包括江泽民的姘头,宋祖英、李瑞英,她们主要是去骂江泽民骗了她们。层层围观的人群尽头是主席台,主席台上坐着世界人权组织、“追查国际”和“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的各国大法官组成的陪审团,宋祖英和李瑞英挤进人群,发现人群中央放着铁锅,铁锅内油烟滚滚,而新的中华联邦的领导人,包括她们听说的中南海的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和她的保姆,主持着处理恶人刑罚的会议,支撑油锅的两排铁杆上,罗干、曾庆红、刘京等人已被审判后吊了起来,他们的尸体被扔进油锅,宋祖英和李瑞英当即吓死了过去,七魂六魄和江泽民的魂魄都掉进了油锅。

    陪审团宣读江泽民罪状达上千页,最后以叛国罪、贪污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等判处江泽民极刑。话音刚落,半空中忽然降下来一根绳索将江泽民从头到脚牢牢捆住,一只钩子将江泽民倒挂在半空中,片刻之间,风雷大起。万千闪电同时击在江泽民的每一寸肌肤上,烟雾缭绕之际,江泽民的衣物、头发、肌肤、内脏、骨骼同时起火,整个身躯全被雷火消灭殆尽,未留一点残余。

    新的中国大地上,人们在洗清中共的毒素后,开始一轮和睦、富强、美好的生活,中国再次成为世界第一大国。

    (全文完)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