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小说:江泽民下场(9)习储一锤定音(图)
    (王浙, 大纪元, 11/12/2016)



    令计划之子乘坐的法拉利撞在路边,当场车毁人亡。(大纪元合成图)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说明:本文不是纪实文学作品,而是小说,内容虚构,读者请勿作史实。)

    五、2012—2013年

    成都美领馆门口的重庆军队与四川军队正要火拼,国安、公安部门的领导到了现场,强令重庆军队撤退。

    重庆市长吓得全身衣衫都湿透了。

    国安、公安部领导进了美领馆,向美国保证了王立军的生命安全后,就把王带了出来。王这时才看到,昔日自己提拔的那些重庆警察,此刻如看仇人一样眼露凶光地盯着他。

    王就在这些红眼凶光中,跟着北京来的“钦差”走向了开往机场的面包车。

    北京,政法委大楼里,周永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心里暗骂王立军这个王八蛋,搅了他们的全局,到底跑美领馆透露了什么绝秘,他一定要弄清楚。他立即安排武警,从国安手中夺人,把王立军以及一个徐姓证人带到政法委来。

    而国安、公安部的人也料到了周永康这一手,为了保险起见,直接把王立军带进了中南海。

    周永康从内线得知了王和徐被关押在警卫局内,便在半夜派武警出动一个排,前往警卫局抢人。武警队在中南海门口遇到了抵抗,两边持枪对峙。胡锦涛得知,大为恼火,立即派令计划下去喝止。

    周永康这边的解释是,听说有叛军进入中南海,派兵来保卫首长。令计划说,传达总书记口信,无关人员没有允许,不得进入中南海。

    当胡锦涛得知薄熙来叫王立军窃听他和温家宝等人的电话,更是火上浇油一般,决定要逮捕薄熙来。但是,立即招来了曾庆红、周永康等人的强烈反对。于是,政治局专门召开了投票会议,结果是胡锦涛、温家宝、贺国强三票同意,曾庆红、周永康、贾庆林不同意。江泽民专门打电话给胡锦涛:“要注意党内团结,注意国内外形象,适可而止”。胡锦涛便征求了李瑞环、乔石、朱镕基等老领导的意见,结果所有老领导都同意。

    争执不下,只好请远在国外访问的未来接班人——习近平决定。当信函拿到习近平手里时,习近平想了一下,按理说,他和薄熙来都算太子党,私下里相见也寒暄几句,但现在要他做这种选择,着实也令他纠结了一会儿。最后,理性还是占了上风,他投下了关键性的意见:同意,依法依规处理。

    于是,薄熙来被召进京开会,开完会就被逮捕了。同时,谷开来以及重庆涉案人员都被端了。

    这下可急坏了周永康。他决定动用武警力量先下手为强。但是,家里突然闯进中央派来的特派人员,宣布,周永康解除政法委书记一职,另有人代替他的职务。他被剥权了。周永康的妻子大哭道:“报应啊,报应!这都是你迫害法轮功的报应,当初有人劝你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你就不听!你小儿子也劝你不要迫害法轮功,你也不听,现在,完了!我都被你害了!”

    周永康已经快崩溃了,妻子一哭二闹,他更烦,便吼道:“那我现在跟你离婚,你划清界线还来得及!”

    周妻哭道:“谁都知道你有上百个小三、二奶,少我一人你照样天天有女人鬼混,怪不得别人都叫你‘百鸡王’,天啊,是谁当初到央视去求我,叫我做二婚女,我当初是不答应啊⋯⋯”周妻一抬头,周永康已不在了,便追出门,也不见,便坐在地上打滚哭喊:“有人劝我,能撞死自己原配的人不要嫁,是谁向我家砸钱啊⋯⋯”拿来绳子要上吊,被卫兵和仆人拦了下来。

    周永康出去后去找他的情人沈小花。他在央视地下车库的沈小花私人小车里约见了小花。一见面他红着眼对小花哭诉:“我知道有人在给胡阿斗出主意,那人是炼法轮功的,我要抓住他整死他。”小花说:“你就是得罪人太多了,才遭现在这个事,还是做点善事吧,不要再去伤害别人了。”

    “你还是共产党员吗?战斗,战斗,不息地战斗,共产党人从来不服输的!杀的人越多越好,越乱越好,在多中制造恐怖,才能在乱中取胜。”

    “姓胡的不会动你吧?”

    “他敢?他动我一根毫毛,我动他全家,我有这个安排。”周瞪大眼睛,凶恶地看着小花,似乎小花就是胡,正要动他一样。

    周永康离开后,小花怕他再遇到麻烦,想着替他做点善事,就偷偷打电话给中南海的朋友,叫中南海炼法轮功的赶紧逃离。

    周永康一离开就部署了搞乱中南海的计划:先杀掉令计划之子,乱了令计划的心志,再与令计划合谋杀中办要员⋯⋯然后搅乱中南海,叫他们见好就收。

    周永康马上得到回报,说令计划之子正在一所大学举办舞会,车子就停在学校行政楼下。周永康立即命令特工在令计划之子的法拉利车底下做了手脚。舞会还没结束,令计划儿子带着两个高档舞伴女提前回来,坐上车准备去酒店开房鬼混。不料,车子开到一半,方向盘突然打滑,撞在了路边,当场车毁人亡,其中一个舞伴也衣衫不整地死掉了。

    令计划得知,心烦意乱中派了警卫队封锁现场。而周永康立即约令计划到政法委会议室见面。一见面,周便给令计划看了一份绝密资料,是百官家族经商、受贿表,非常详细,其中就有令计划家族成员的经商受贿数字,那是以百亿计的巨大财产。令计划大吃一惊。周说:“我给你看,那说明比你家更大的还有,我想说的是,我们怎么度过现在的难关。”

    由于十八大面临换届,令计划的升降也在此一举,当即:周永康与令计划相约:一、不扩大车祸的社会影响,把令的儿子的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免影响令的升迁;二、周保证令进入常委,而令也必须劝告胡锦涛动到薄熙来为止,不再往上追究;三、周保证令计划家族的经商腐败财产不向外泄露。

    于是,周令的政变联盟进一步加强。令计划在第二天,依旧笑容满面地在各种场合露面。然而,周不知道的是,当时有上届常委的老领导把令计划擅动警卫局封锁儿子车祸现场的事报告给了胡锦涛。胡锦涛大怒。动用保卫领导人的军力去为家事服务,这犯了共党的大忌。胡说:“令这人好阴险,两面三刀。”

    紫竹公园里的一个小区内,一批公安包围了一户人家。有户人家的保姆偷偷把主人的法轮功书籍和一些资料装入箱子,从楼梯里下来的时候遇到了“610”的人。“610”问:“你去哪里?箱子里是什么?”

    保姆说:“王冶平(江泽民老婆)要开歌会,我家主人叫我送一些歌本过去。”

    “610”说:“打开箱子给我们看看。”

    保姆说:“你们敢?!我主人说这可是王大姐指定要的,谁乱动,谁负责。”

    “610”就缩手了,打电话请示周永康,周永康说:“查,查,谁都查!”保姆说:“要查可以,请胡办来电话指示。”

    “610”不由分说,夺过箱子,打开一看,是两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歌本。便盖上盖子,扬扬手说:“快走吧。”

    到了楼上,进了主人的家门,“610”说:“周书记想请您老下楼,见面谈话。”

    主人推托不去,“610”说:“听说你在炼法轮功,周书记有个亲戚身体不太好,也想炼,想借你的书看看。”主人说:“你们是来查看的吧,那你们现在查吧。” “610”说:“不敢,不敢。”边说边在屋里看了看,也没看到书。“我们回去说,就说搞错了。”主人说:“是的,错的是他,我有什么错的吗?”“610”就退回去了。“610”回去后,在地下室的保姆又把书搬回家,主人问:“我也不怕他们,你把我的书藏哪去了?”保姆擦擦汗说:“我怕这些坏人抢走宝书,犯罪造业,对他们不好。”

    主人说:“难得你有善心,以后也可以炼功啊。”

    (未完待续)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