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告江人数破8万 北京最高检开始调查为“立案”准备(多图)
    (叶枫, 大纪元, 7/19/2015)



    图:按周统计。总数逾八万人控告江泽民,本周为单周最高。(明慧网)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法轮大法明慧网消息,法轮功学员本周向北京最高检察部门发送的控告江泽民刑事控告状数量,达八周以来单周最高──逾两万两千人。从5月底到7月16日,明慧网已收到8万多人控告状副本。据悉,大陆各地区有关部门在北京最高检察院要求下,开始调查控告人和诉状具体情况。

    北京最高检察院要求下级部门核实控告状信息 为“立案”准备

    明慧网消息,7月10日以来,辽宁本溪、吉林省通化、山东胶州、山东莱西、黑龙江佳木斯、河北石家庄等地的司法所、居委会、派出所人员上门或电话询问法轮功学员有关诉江情况。大部分被询问的法轮功学员曾于6月初寄出控江状,并收到“两高”回执。核实的内容主要包括:是否写过控告书?为什么控告江泽民?诉状控告事由是否属实?有的派出所警察并作笔录,要求控告人签字,留指纹。

    吉林省通化市派出所反馈,前段时间公安部门人员去北京开会了,是最高检察院返回给他们的控告状,要求核实控告状。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社区人员反馈:上面要求我们必须找到(诉江状控告人)本人,如果查无此人,“两高”就不能给立案。

    过程中,这些部门人员态度认真,没有过激言行。辽宁本溪市东明派出所警察六次登门,直到找到控告人本人,然后带到派出所,核实诉状的谈话过程三小时。

    有的警察和社区人员听了法轮功学员讲自己遭受迫害的具体情况,表示同情,并带走“起诉江泽民”等真相资料,说好好看看。

    也有大陆法轮功学员拿着控告状去找本地信访局、人大、“610”等部门。听说要起诉江泽民,他们开始感到吃惊,或恐吓、或推诿,法轮功学员历数江泽民的各种罪状,他们都不做声了。

    湖北省巡视组驻在咸宁市三江森林温泉酒店,咸宁市法轮功学员到酒店递交告江状。咸安区国保警察徐成忠企图阻挡。听到外面吵闹声,巡视组的门开了,法轮功学员立即将诉状递过去,徐成忠没抢到,被巡视组的人一把抢了过去,夹在腋下走了。

    局部地区告江受阻

    7月1日之后,法轮功学员投递的部分诉江控告信被滞留在“北京航站处理中心”所谓“安检”。邮政部门工作人员反馈,是“国家安全局”插手此事。

    7月10日至16日投递的18268份控告状中,有6461份得到快递公司“妥投”或最高检察院、法院的签收信息,另外一万多份控告状可能被滞留。

    也有少数地区610、派出所人员看不清方向,在长达16年的迫害惯性下,骚扰、绑架发送诉江状的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陕西宝鸡市近日发生派出所绑架20到40名递交控江状的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并把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哈尔滨市警察称,这是要带走法轮功学员“协助调查”控告江泽民一事。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16年来“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下,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难以计数的家庭被毁。




    图:按周统计。总数逾八万人控告江泽民,本周为单周最高。(明慧网)




    图:自2015年5月至7月16日,明慧网收到控告江泽民案例总数和控告人总数随时间增长图。(明慧网)


    河北廊坊优秀教师控告江泽民 全家遭惨烈迫害

    河北廊坊优秀教师陆彩霞,二零一五年六月六日和九日,先后向北京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递交了刑事控告书,控告发动这场对善良人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

    在中共16年的迫害中,优秀教师陆彩霞一家遭到惨烈迫害:弟弟陆诚林劳教所被灌食窒息而死,妹妹陆凤玲被诬判冤狱十年,上中学的儿子被开除学籍、非法劳教、绑“死人床”、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她本人曾遭九次绑架、两次劳教且被非法开除公职等等。

    陆彩霞的丈夫(不修炼法轮功)亲眼见证了四位亲人遭受的非法绑架、拘禁、劳教、判刑、迫害致死的悲惨事实,也一起加入控告江泽民的行列。

    弟弟遭野蛮灌食 当场窒息而死




    陆彩霞弟弟陆诚林生前图片。(明慧网)




    陆彩霞弟弟陆诚林生前和妻子在一起。(明慧网)


    陆彩霞弟弟陆诚林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孙洪喜、孟宪华、张兴国、肖敬宇、陶颖等一伙人强行绑架,关押在金山屯区看守所,受尽毒打和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关押在伊春劳教所。

    期间金山屯区公安局预审科长陶颖、政保科长张兴国伙同刑警队七、八个人到伊春劳教所提审陆诚林时,进行刑讯逼供,栽赃陷害,逼迫说上访就是反政府,不说就毒打、上大挂折磨,手铐往死里砸。

    在伊春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劳教所副所长杨春卓、二大队长张勇、三大队长崔××,指使十几个刑事犯人轮班折磨陆诚林,拳打脚踢嫌不够狠毒,就上大挂、往死里砸手铐、关小号……

    陆诚林遭受了多种酷刑,包括“扣大棚”。所谓的“扣大棚”就是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反铐在椅子上,用好几层塑料袋扣住法轮功学员的脑袋,长达几分钟不让其喘气。

    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二,弟弟陆诚林绝食抗议、抵制迫害。期间被恶警用木刷子别掉他的牙齿,遭强行灌食。第四天(大年初六),陆诚林被七、八个人弄到卫生间强行灌食,用鞋刷子把撬嘴,牙被撬掉,满嘴是血,当场窒息而死。陆诚林被迫害致死给失去独子的老母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和伤痛。



    酷刑模拟,野蛮灌食。(明慧网)


    陆彩霞遭“编花篮”酷刑 钻心般疼痛 被开除公职

    十六年的迫害中,陆彩霞曾九次遭到非法绑架关押,两次劳教。陆彩霞多次因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才被释放。这场给陆彩霞整个家庭带来了极大的精神痛苦。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一日,廊坊市新开路派出所的警察来到陆彩霞工作的学校。陆彩霞遭强制写保证书,陆彩霞不从,遭非法关押廊坊看守所五十多天。在陆彩霞被关押的第三天,校长郭立荣告知陆彩霞被开除公职。

    陆彩霞因炼功被派出所李所长打嘴巴子,然后派出所把六、七个法轮功学员拉出来关在看守所的另一间没人的屋里,施以“编花篮”的酷刑折磨。即把他们一个一个背铐之后,逼迫脸朝外背靠背坐一圈,再用铁链子把手铐串起来紧紧的铐在地环上,让他们炕上坐几个地下坐几个。这么坐的目的就是让被拷住的人互相拉扯。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动一下,就牵连其他人也都动。本来背铐手已经很痛了,在这种痛的基础上,又把几个人的手铐连在一起铐在地环上。顿时那种钻心的疼痛,达到了人无法忍受的极限。刹那间这些法轮功学员都忍不住的大声尖叫起来,哭喊起来,整个廊坊看守所的大院都听到了他们的惨叫声。在这种剧痛下,人不能动一点,一个人的手稍微动一点点,立刻会牵扯到所有人的手都是一阵剧痛。

    为了不再增加其他人的痛苦,尽管每个人痛的心直哆嗦,浑身是汗,头发都湿透了,也不敢动一点,只是忍不住的惨叫、哭喊。当天晚上所有在押的其他法轮功学员都没有吃饭,绝食抗议警察对她们的酷刑折磨。直到陆彩霞等法轮功学员被解除这种迫害,放回监室。

    这时,每个人的手都失去了知觉,都是紫的,肿得像馒头似的。很长时间后,陆彩霞的手才恢复一点知觉。据说,这种酷刑能使人的手残废。

    在二零零五年大年初一,陆彩霞被十几个警察给捆绑在椅子上,进行强行灌食。最后陆彩霞被折磨得皮包骨,血压高,身体越来越虚弱,每天躺在床上,上厕所都吃力,感到腿软、心慌。劳教所怕有生命危险,让廊坊公安局和原单位领导接回家。陆彩霞这次遭受非法拘禁整一百天。

    十八岁儿子遭绑“死人床” 生命奄奄一息 丈夫悲痛欲绝



    酷刑模拟,“死人床”。(明慧网)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陆彩霞儿子闫思佟在小姨家被绑架到了廊坊市公安局。警察闫震对这个十八岁的孩子下重手毒打:用手抽嘴巴子;打累了就用钢板尺子抽;用笤帚把狠命的抽打身上。闫思佟的脸抽的麻木的失去了知觉,又红又肿;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

    随后,当局将十八岁的闫思佟劫持到廊坊万庄劳教所迫害。闫思佟的手腕处被手铐铐的肉都烂了,膝盖处烂的地方流着血水。一周之后,劳教所怕他出现生命危险担责任,不得不将他释放。此时他已无法行走,父亲闫继林到劳教所看孩子被折磨成这样,悲痛欲绝,是哭着把孩子背出劳教所的。

    二零零一年五月九日,闫思佟和母亲陆彩霞同时在深圳遭到绑架,后被转到万庄劳教所进行迫害。

    警察把闫思佟绑在死人床上,手脚都被铐在床上,然后给鼻子插上塑料管,再用胶布固定在脸上。他们为了灌食方便,管子也不拨。后来闫思佟骨瘦如柴,一米八的个子就剩下几十斤了。

    闫思佟被迫害得浑身长满了疥疮。浑身痛痒的钻心,因手脚被死死的绑在床上,一动不能动。

    闫思佟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常常处于神智不清的昏迷状态,生命奄奄一息。闫思佟的父亲到廊坊万庄劳教所时,一米八的儿子已经瘦的皮包骨了,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浑身长满了疥疮,说话都没有一点力气了。即使如此,闫思佟双手还是被铐在死人床上,鼻子里还插着灌食用的塑料管子。

    闫思佟的父亲当时看到孩子这种惨景,顿时失声痛哭,要求警察放了孩子吧!警察却说:“死亡证明都开好了,要死也得死在劳教所里。”听了这话,闫思佟的父亲痛苦、气愤的差点昏过去。

    逾八万人告江 单周逾2.2万



    图:7月10日至16日控告江泽民人数按日分布。(明慧网)




    图:自2015年5月至7月16日,明慧网收到控告江泽民案例总数和控告人总数随时间增长图。(明慧网)


    统计显示,从5月底到7月16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82,226名(66528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的控告状副本。7月10日至16日一周内,超过22,070人(18268案例)递交诉状控告江泽民。

    本周一度连续五天,明慧网每天收到超过三千人的诉江登记信息。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美国联邦议员挺中国告江大潮 谴大陆国安报复告江民众



    德克萨斯州国会众议员特德‧坡(Ted Poe)表示,江泽民应该被送上审判台。(爱德华/大纪元)


    美国国会众议员特德‧坡(Ted Poe)7月16日参加华盛顿DC的法轮功720反迫害集会,公开支持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控告江泽民大潮。他还在接受采访时谴责大陆公安报复告江民众的行为,鼓励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继续控告江泽民。

    特德‧坡议员在集会现场表示,中共独裁者、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应该被送上审判台。他说:“我曾是德州的法官,每一个案件都需要正义的判决。而你们所要求的也是自己国家的正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刑。现在是让江泽民接受正义审判的时候了。他才是应该被送入监狱的人,他是应该为自己罪行负责的。很遗憾我不是这个案件的法官,但基于我的经验,(审判的)结果绝不会站在他那边。”

    特德‧坡议员在集会后接受采访时鼓励中国大陆民众继续控告江泽民。 “我认为遭遇不公正的对待者应该继续提出那些指控。让江泽民绳之以法,让他接受审判。”

    对于目前中国大陆某些省份的部分告江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公安部门拘押,特德‧坡议员谴责中共的这种报复行为。他说:“我关切这些(中国)公民在提出法律控告的时候遭受报复。中共迫害这些提出控告的民众,这是荒唐的!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另一例证。”

    特德‧坡议员说:“中共当局有责任、有法律和道义上的责任让犯罪者(对其行为)负责。审判他们,把他们送进监狱。不要迫害那些提出控告的人,这是政府应该做的,即倾听人民的心声。面对这些控告,(当局要)考虑是对是错,如果是对的,让(被控告者对行为)负责。”

    他鼓励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运用法律工具,让江泽民受到法律的制裁。“作为坚信自由、正义和法律的人,我个人认为,任何被错误对待的人,特别是信仰者,应该继续使用法律制度,寻求获得(司法)结果。”

    “所以我鼓励这种行为,鼓励更多人这样做。鼓励受迫害者继续抗争,继续和压迫与恐吓抗争,不要让他们得逞。”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